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毕业舞会之后的爱爱
毕业舞会之后的爱爱
毕业舞会当天,安倚群穿着白色西装,打着红色领结,打扮得有如欧洲皇室的白马王子一般。
  而应邀当舞伴的云知欢,穿着白纱蓬蓬短裙,搭配粉红色薄纱、发饰,白色长马靴,清新亮丽又飘逸,美得像个落入凡间的小仙女。当她跟安倚群一起出现在舞会现场时,引得一堆男学生嘶喊。
  「不会吧……」他们心目中的白雪公主竟然让花花公子追走了?
  「叫什么叫?我们才要哭咧!」一堆女学生回瞪只会鬼叫的臭男生。有本事去把云知欢抢走啊!省得她占住安倚群的视线,害她们今天想在他面前留下深刻印象的愿望都无法实现。
  一代妖女打扮得花枝招展,她们还有戏唱吗?
  「真是太可恶了……」垂涎云知欢的男生捶心肝。
  「真是太过分了……」暗恋安倚群的女生暗中垂泪,发誓回家后要做云知欢的纸人,天天捶她。
  云知欢并没有被人怨恨的自觉,只是随着音乐摇摆身体,跟牵着她手的人踏着凌乱的脚步。
  她知道自己有点晕眩了……
  「呵呵,我该把妳放开吗?」安倚群低下头,在她耳旁恶质询问。
  他注意到一旁有不少男同学蠢蠢欲动、摩拳擦掌,似乎想趁空上前,向云知欢邀舞。
  「你想放开我吗?」云知欢不答反问,眼波流动,尽是妩媚。
  她知道很多人正看着他们……
  如果她够聪明,就应该让安倚群放开她,去跟别的女生跳舞,她也可以跟别的男生跳,皆大欢喜。
  但在这样尽情欢舞的气氛里,被喜欢的男生搂着,她有点飘飘然,不想他放开……「小宝贝,妳不想我放开,我当然不会放了。」捕捉到佳人眼中的媚光,安倚群依她所愿。
  花花公子的头衔可不是叫假的,得知美女有意愿,他就奉命独占佳人啰!
  这只美丽的小粉蝶愿意停留在他肩上呢,他怎么可能放她飞呢?
  安倚群如同打了一场胜仗,牵着云知欢的小手,与她在舞池里旋转,慢舞优雅,快舞劲爆,他带着她,把精力消耗在众人瞩目的舞台,为两人共享的青春画下璀璨的痕迹。
  「你好会带舞。」她低声喘气。
  在男人的引领下尽情旋舞,云知欢觉得自己像个被人摆弄的洋娃娃,站在音乐的舞台上,为大家跳舞。
  「妳不喜欢吗?」安倚群瞇起眼,欣赏在手中盛开的小玫瑰。
  「喜欢!喜欢极了。」云知欢手脚无力,倒在他怀里不停地喘着气,玩得很尽兴。
  「那我们就跳一个晚上啰!」安倚群抱起娇软无力的身躯大笑。
  「就一个晚上。」云知欢笑得好开心。没想到这个男人把她呵护得像个明星,让大家都看到她华美的舞步了……安倚群凝视着在他面前玩得浑然忘我的小玫瑰,露出由衷的微笑。
  这么千娇百媚的小花朵啊……
  如果就这么摘下,放在他的胸口,应该很衬他吧?
  深邃的双瞳凝视如丝带般飞扬的长发,他知道自己的确为她怦然心动,这是个奇妙的感觉。
  但,他不排斥……
  舞曲终了,安倚群一手扣住云知欢的细腰,一手定住她的头颅,让她的小脸对着他──「你想做什么?」云知欢无力闪避,被迫抬起头跟他面对面,她闻到他身上古龙水的味道。
  她首次觉得自己像只被猎人追捕的小鹿,无法动弹。
  他如此靠近,近得她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、喘息,看到他瞳孔的色泽,她觉得自己快被吸入那两泓深潭中,就此溺毙,无法翻身!
  「妳会怕吗?」安倚群放肆地微笑,似乎在嘲笑她突来的怯弱。
  「我都敢跟你来了,我怕什么?」不堪被激,云知欢瞪大眼,如花的唇瓣迎上男人的丰唇。
  安倚群理所当然,在最后一个洒落的音符里,顺势将火热的唇贴上。
  他吻上她,在众目睽睽下。
  第二章
  「嗯……」男人的舌头缠住她,滚烫的唇舌不停侵略着,教她发出情不自禁的低吟。
  老天,从未被霸道地吻过,她的身体不停发抖……安倚群压住她的双手,反复汲取她唇间的甜美。
  从舞会现场到空教室,两人一偷着空,就不停复习着香吻。
  她的滋味果然跟他想象中一样美好,让他像蝶恋上花般,留恋不去。
  她似乎不大会接吻,反应很生涩,但这样的感觉却该死的好,引发他更多的欲望,让他转化成一只野兽,恨不得在这里立刻占有她!
  「你……慢一点……」被吻得头昏眼花,云知欢不停喘气,一手贴在安倚群厚实的胸膛上,不知是抗拒他还是诱引,因为她紧贴的手在不觉间转成拉扯他的衣襟。
  在纠缠的唇舌间不断溢出的娇软喘息,媚得让人脸红心跳……虽然两人的身体纠缠得像麻花,但安倚群还是得趁神智清醒时,问个清楚。
  「妳是处女吗?」
  「这跟你有关系吗?」云知欢俏脸露出轻蔑的表情。
  这个花花公子到处留情,最好不要说想跟处女上床,否则她可能会一脚踢烂他的命根子!
  「嗯……我不碰处女。」思考一下,安倚群说出他的原则。
  碰上处女总是麻烦多多,不是哭着要他负责,就是开始以他的女人自居…… 他是善良的坏男人,并不想被女人绑住,所以最好在快乐以前要把话说清楚。
  「你怕我死缠烂打?」云知欢眉毛扬起,似笑非笑。这会儿她知道他为何会有花花公子的头衔了。
  「我没这意思。妳长得很漂亮,很多人追求,机会多。」安倚群赶忙澄清。
  「那你是什么意思?」她非问清楚不可。
  「处女很麻烦。」他喜欢跟心智成熟的女人交往,太青涩的果子不是他的型。
  虽然知道云知欢花名在外,不可能对他死缠烂打,但话总是先说清楚比较好,否则两家住得那么近,那他可就只有被当成笑话的份了。
  他不能为了贪图一时的快乐,而痛苦永远。
  「啧!想玩就直说,何必遮遮掩掩?」云知欢有点不高兴,又觉得不服气。
  谁说跟他上床,就会缠着他了?未免也太往自己脸上贴金了!
  「我才刚考上大学,妳才高三,现在就固定下来不嫌太早了吗?」花花公子淡淡解释。
  「是早了点。」云知欢频频点头。
  如果因为跟安倚群上床,就要剥夺她被其他男人追求的快乐,那实在太不人道了。
  这男人又没花什么功夫追求她,她怎么可以在气氛好、灯光美的状况下就认定非他不可呢?这样实在太折损女人的尊严了。
  「性感成熟的女人比较适合我。」安倚群含蓄地说出他的要求。
  「那你是觉得我还不够成熟性感啰?」这痞子!怕女人死缠烂打又不明说。
  云知欢蓄意俏皮地眨眼。
  「妳的意思是……」安倚群心跳再次加速。
  「我想……我应该很符合你的要求。」云知欢甜甜一笑,对男人露出性感又淘气的笑容。
  其实她的心也在急促跳动……
  她并没有性经验,只是眼前这男人坏得太老实,让她浮动的心也跃跃欲试。
  如果只因为她是处女,就丧失跟他欢好的机会,那未免太可惜了。
  更何况她曾经在上体育课时不慎受伤,医生说她的处女膜应该是破了……当时医生说如果以后有需要可以做手术修补,没想到她遇到第一个想上床的男人,竟然要求她不是处女才肯和她发生关系!
  这真是太好了!
  不过,她不想跟他说明。
  既然花花公子摆明是来玩的,她当然要有玩的气势──再搭配花花女郎的头衔,他们真是合得不得了。
  云知欢心里不停拨打算盘,两眼却是露出勾引男人的眼神。
  她不知道如何引诱男人,但把手放在他的胸前来回磨蹭应该没错吧?
  她贴在他身上,轻轻呻吟。
  「小欢……」安倚群确定自己喜欢这个性感尤物。
  他左手扣住云知欢的细腰,右手贴在她粉红色的薄纱上,恰巧罩住丰盈的胸脯,隔着薄纱不断挤压,利用较粗的衣料来摩擦女性最敏感的乳尖,烙下属于他的印记。
  漫天情潮滚滚朝云知欢而来,席卷她发育良好的娇躯。
  没料到他的举动,她意外发出尖细的叫声。「啊……」「这样不好吗?」精虫冲脑的男人加把劲,拉下她薄纱的拉炼,让她美丽的肌肤展现在自己眼前。
  雪白的肌肤就已经够引人遐想了,再加上粉红色的蕾丝胸罩罩住的浑圆嫩乳,美丽的双峰在他的挤压下,呼之欲出。
  「万一有人路过……看到……」混乱的思绪挤压着云知欢的脑袋,突来的赤裸让她有些慌张,羞得不敢直视他。
  「只有月亮会看到。」露出洁白的牙齿,安倚群并没有发现她的不自在。
  方才他进门后就顺道上了锁,也没开灯,连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哪间教室里了,谁找得到他们?
  「哦。」云知欢看向窗外高挂在天边的月亮,同意他的说法。
  「我们先试试看,妳要是感觉不好,我们就回家睡觉,这样可以吗?」安倚群以为她对他的体格跟技术尚有迟疑。
  毕竟小女人也花名在外,又如此大方,或许「阅历」要比他丰富许多……那他可要加油了!
  「如果我说不好,你就要停喔!」她稚气一笑,决定尝试看看。毕竟跟万人迷发生不寻常的关系,感觉是很诱人的……「妳真会折磨我。」他在她的小嘴上轻轻一啄,火热的唇缓缓滑到脖子、雪白的裸胸……他一寸一寸地将蕾丝胸罩缓缓揭开。
  在云知欢的注视下,他伸出调皮的舌头,抵住粉红色的乳尖,来回不断地画圈、打转,而后蓄意舔舐,细细啃咬着突起的红梅果。
  「啊……」云知欢发出低声的嘤咛。
  没料到一开始就是这种刺激的阵仗,陌生的感受扫荡着敏锐的神经,她忍不住扭动起身体。
  「别动!」他扣住她的腰,张口含住晃动的乳尖。
  「你好色情……」云知欢水眸半瞇,一句话说得气喘吁吁,全身的血液似乎在逆流,脑中的思绪无法厘清,被含住的乳尖因她的动作而被拉长,她不断拍打他的胸膛,却无法让他放弃「它」。
  「因为我想吃啊!」他得意地凝视她迷乱的表情,用力一咬。
  「啊!别那样……」她呻吟的声音加大。
  没想到风流浪子竟像个婴儿般,不但咬住她左半边的乳房,还用舌头舔舐、兜圈、按压她的乳晕,最后还用力吸食!
  云知欢目光水漾迷离,太刺激的动作让她小脸涨红,窈窕的身躯弓起,激烈地扭腰挣动,却无法逃离男人的侵略。
  安倚群满意地看着云知欢甩动瀑布般的黑发,发饰已被甩掉,他知道她已动情。
  他扳开她的双腿,让穿着蓬蓬短裙的她跨坐在自己身上,男性的利刃隔着衣裤抵住她最脆弱的地方。
  月光自窗外洒入,两人混乱交缠的身影倒映在地面上。
  云知欢挂在男人身上,不停呻吟着,而一口咬住她乳尖的男人伸出手,握住她右边的乳房,给予同等的刺激和照顾。
  她反应虽然生涩,但花花女郎的名号在外,因此安倚群不敢大意,手掌在一收一放间给予的刺激都是最强烈的。
  事关男人的面子,他绝对会让她飘飘欲仙!
  「安……倚群……我好热……」她的双乳任他含咬、玩弄,乳头已如宝石般结实而红硬。
  「宝贝,我们都这么熟了,妳还叫我的全名吗?」他惩罚性地啃了下她的乳尖。
  「那要叫什么……」云知欢不停扭动燥热的身体,感觉下腹有股异样的情潮在流动。
  「群!我只准妳这样叫我。」安倚群口气虽然温和,却有说不出的霸道。
  但被他服侍着的小女人却忙不迭地答应。「群,我热……」她渴望他快营救她……这样震撼的男欢女爱,她不曾真正接触,但在他的引导下,她成了一个渴爱的娇娃。
  她乞求男人解她的热,填满她的虚空……
  安倚群的嘴离开她的胸前,修长的大掌准确包拢住被吸食得饱满的酥胸,手段一转,开始粗暴地拧揉起来。
  「啊啊──」云知欢仰起小脸,承受着不同于先前的刺激。
  安倚群对她白嫩的双乳爱不释手,煽情地拉扯,再用指节夹住水亮嫣红的乳尖,重重压挤。
  「好痛……」云知欢的呼求带着女性的柔媚,异于寻常的快感在她的身体流窜。
  「要我停下来吗?」他的问题似乎是在尊重她的意愿,但两手却不停掐拧她艳红如宝石的乳头。
  她的胸部在他的玩弄下胀得好痛。经过强力的掌握,抒解又挤压后,它们变得更敏感,雪白的乳房也烙下点点淤痕。
  她的身体经历过这等刺激后,已经跟先前不大一样了。
  「不知道……」她并没有推开他,只是坐在他的大腿上,发出低而长的喘息。
  「妳怎么会不知道?妳这里还湿了……」安倚群空出一只手,伸到她的底裤前来回抚摸,发现那里根本就湿透了。
  落入凡间的仙女瞬间变成在男人身上乞求欢愉的神女……他勾开蕾丝内裤,灵动的手指如小蛇般移动,钻入她幽暗的蕊心,挑逗沾着蜜液的花瓣,而且来回搔弄,更多的汁液狂涌而出,让他的手指更方便潜入紧窒的甬道。
  云知欢的细腰被紧搂住,无条件承受紧紧埋入体内的手指。
  狭窄的花径牢牢裹住他的刺入,不管是转动抽插,都带来极致的快感。
  「说!喜欢我这么做吗?」男人的热气吹拂在她敏感的肌肤,他不停舔咬她细嫩的耳垂。
  「喜欢……」云知欢挂在他身上,穿着白色长靴的两腿不停抖动,两手无力地攀附在他的肩胛。
  「那这样呢?」他观察她俏脸上的表情,再探入一指,两指并进、抽退,或撑开她的花径……他加快手指的动作,又湿又滑的花径充满浓郁的蜜意。
  当他的手指按压着充血的花核,云知欢发出如猫儿般舒服的嘤咛。
  「都喜欢……」她目光迷离,蜜汁涔涔的花穴收拢男人进犯的两指,肿胀的花瓣敏感得快承受不住他的最后一击。
  「很好!」安倚群不知哪时已将滚烫的肉刃释放出来,迅速刺入湿润的蜜穴,潜入幽径的最深处。
  云知欢疼得皱起眉头,却不肯示弱,只咬紧牙根,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  反正也不会落红,她才不要让他知道这是她的第一次……「妳那里真紧!」安倚群低声赞叹。
  不管她先前有过多少经验,都让他对她起了拥有的决心……「你要就动啦!不要讲那些不三不四的话。」云知欢疼得冷汗直流,催促他快把她带离如此难受的境地。
  听说第一次会很痛,但如果习惯了,就会很舒服……既然会舒服,那就快点习惯吧!要是从头痛到尾,那她下次就不要跟他做了。
  「妳还真心急。」安倚群不知小女人的心思,捧住她浑圆的臀部,稍稍退出,再猛烈挺进。
  「嗯……」她闭起眼,感受花径内传来的热度与冲击。
  安倚群扣住她的腰,开始深入浅出地撞击着她,让她发出叫声。
  云知欢两手环住男人的脖子,目光涣散,小嘴一张一合地喘息着。
  他抬高她的双腿,强迫她挂在他的肩胛上,如花般盛开的蜜穴就敞开在他的眼前,任他挺进。
  「啊……这姿势好丑……」云知欢抗议着,想逃开,安倚群却不许她任性,紧紧扣住她的腰,继而重重戳刺,两只雪白的娇乳在他强悍的律动下,弹跳出迷人的弧度。
  她上半身几乎赤裸,蓬蓬短裙挂在腰上,却不妨碍男人的冲刺。
  她觉得这样好羞耻、好淫荡……
  但控制她身体的男人却像看好戏似的,不断抬高她的俏臀,变换着各种角度继续戳刺。
  她身上所有的感官皆因着他的狂野而有被颠覆的快感。
  此刻正占有她的男人,身上的衣衫却一件也没有褪去,把她的淫浪与放纵衬托得更明显……「小美人,喜欢我这样的男人吗?」安倚群似乎也发现在这场性爱里,两人之间的差距。他揪拧她晃动不已的乳房,拉扯绯红的乳尖,邪气而暧昧的询问。
  「好痛……」乳房被恶意捏拧,让云知欢失声叫痛,但下腹的肌肉也猛然夹紧,她更敏锐地察觉到他肆无忌惮的贯穿。
  「感觉没有更强烈吗?」冲刺的速度更为快速,他感觉身下的女体快达到第一次高潮了。
  淫靡的肉体拍击声此起彼落,充满两人的耳膜……「哦──」无法克制的风暴在体内汇成一股狂喜的暖流,朝她的神经汇集,云知欢发出一声尖叫,感觉自己要化成灰了。
  但尚未获得满足的安倚群当然不会就此罢休,依旧用力抽插着。
  依着先前的姿势,他把炽热的昂扬送入刚高潮过的蜜壶,撞击因高潮而更敏感的花心。
  「啊哈……」云知欢双眼迷蒙,凝视着对自己为所欲为的男人,恍惚中,她听见他发出低沉的嘶吼,折磨她的利器终于退出。
  安倚群喘着气,把滚烫的液体撒在一旁……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