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漫画店里的师妹
漫画店里的师妹
我是就读于中X大学的资工系大三生,平常课后不外乎就是到系队打打球、看看漫画,回家除了专题以外就是跟同学wow和分享最近抓的A片,你也知道,男生嘛!!


  简单介绍完自己,让这故事开始吧!


  这一天下课之后,听朋友说海贼王出新的了,于是就打算去漫画店消磨一下时间。来到了位于学校附近小巷内的漫画店,一进门就注意到跟平常不一样的地方。


  「这工读生没看过耶!?新来的吗?」


  这家店长久一来都是雇用女生来当店员,也许是为了吸引客人吧。


  我走到柜台前,看着一整排新书,找着海贼王,也一边开始打量这工读生长发,绑着马尾,脸蛋不错,眼睛还蛮大的,穿着白T跟牛仔短裤,当然,怎么会忘记看身材咧!身高差不多有160,挺瘦的,胸部不算大,大约B吧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样的女生对我而言特别有吸引力,于是接下来的我就有点心猿意马了,虽然是来看漫画,不过却一直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。终于,书翻完了,剧情看进去了多少我也忘了。


  我见店内客人没多少,于是便走到柜台前准备搭讪这工读生,我把刚看完的海贼王放在桌上,开口说:「嗨!你是新来的吗?之前没看过你耶」工读生:「嗯嗯,今天是我第一次上班。」我:「难怪,我蛮常来的,所以一进来就发现,你也是我们中X的吗?」工读生:「嗯!」我:「几年级啊?念什么系?」


  工读生:「我大二,财经系。」


  我:「我资工大三,我的名字叫林凯逸,你叫什么名字?不嫌弃的话,交个朋友吧!」我见她迟疑了一下,也许是有所顾忌吧,但最后还是开口了:「我叫陈妧君。」虽然她话不多,不过讲话时总是带着微笑,感觉挺大方的。短暂闲聊后,我问了她上班的时间,便离开了漫画店。


  从那天起,对她肉体的渴望就没有停过,平常看片打手枪的时候还会幻想着是她在帮我口交、被我插的唉唉叫。


  之后,不用想也知道,我每次都只挑她上班的时间才去看漫画,虽然有时候她们会临时换班,不过基本上还是一直遇的到。每次看完漫画都免不了要跟她闲聊一下,就这样,我们也渐渐熟了起来,手机号码、MSN也很快就入手了。


  这天傍晚看完漫画后,准备离开始时,她突然问我:「要去练球啦?」我:「没啦!今天跟朋友约好要去帮他修电脑,好像中毒了,电脑变很慢。」妧君:「是喔!你会修电脑喔!那改天有空也来帮我看一下吧,我对电脑一窍不通,最近电脑常当机,弄得很烦!」此时我心想:「嘿嘿!不错不错,倒是自己送上门来啦」如果这时候我再说我是正人君子你们也不会相信了吧!跟她约定好时间后,我就赴约去了。


  到了约定那天,下午两点,我们约在她家附近的路口见面。见了面,这天他穿着白色网纱的衬衫内搭了件黑色小可爱,下半身依然是她最爱的短裤配上一双converse的帆布鞋,看得我不免欲火又高涨了起来。


  她带着我往她住的学校公寓的方向走去,在一栋大楼前面停了下来,她跟我介绍说这里主要都是租给学生的公寓房。虽然说有室友有个照应比较方便,可是她听学姐说有些朋友一起租房子后都会交恶,她也怕麻烦,不喜欢有互相干扰的感觉所以选择了套房。


  我心想:「嘿嘿,这样也好,不会有人干扰我了!!」写到这你可能会问我:为什么一直想着要强暴人家的样子,当女朋友交往不是很好吗?


  其实我也想过,不过自从跟前女友分手后 就觉得维持关系真的很累、很麻烦,所以也想像某个朋友一样有个炮友,方便多了。


  不过我一直妄想着要强暴她,多少也是因为长久看A片下来的潜移默化吧。


  上了7楼,进了她房间,嗯,还算整齐,不过看得出匆忙整理后的痕迹,我不以为意,毕竟我认识那么多女生中,也没半个房间是一直整整齐齐的。


  我说:「电脑我来弄吧,你去看你的电视。」


  妧君:「好啊,反正我也不懂。」


  开了机,我马上就知道问题在哪了,电脑连防毒都没有,当然容易中标啊,立刻连上我好友的FTP站,下载了防毒程式,灌好后便开始扫,趁着这段空档,我开始逛她的硬碟,由于电脑跟电视是完全反方向,她坐在床上也看不到我在做啥。


  大概是因为跟朋友间交流习惯了,很自然的就用搜寻扫看看avimpegrmvb之类的,搜寻结果出来后真是让我又惊又喜,想不到这小妮子也会看A片。


  我大概浏览了一下,都是一些比较过气的女优,没兴趣,毕竟是女生吧!不像我们男生间资讯这么发达。


  我关掉视窗,继续逛,没想到又让我找到意外的发现,在某个资料夹里存着她用Webcam自拍的照片,前面几张都还很正常,都是一些平常女生爱拍的大头近身照。继续看下去,居然开始出现了一些比较裸露的照片,只着内衣裤的,甚至还有全裸入镜的。


  虽然没拍到脸 不过从身材比例来看应该是妧君没错而且姿势相当地撩人,想不到被我碰到了个欲女!


  这时的我欲火都上升到快爆表了!!


  就在我正暗自窃喜的时候,我完全没发现妧君突然靠了过来看着电脑。


  妧君:「你干嘛乱看我的照片!」


  大概是因为被我发现她不为人知的一面吧,她很生气却又脸红的看着我,这时我已经忍不住了,蕴酿已久的欲望在这时爆发了出来。


  我站了起来,大胆的将她推倒在床上,毫不迟疑地往她的双唇吻去。


  她似乎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,有点不知所措,但之后就开始拼命抵抗。


  妧君:「你在干嘛!走开!放手!!放手啦!!!」我完全忽视她的抗议,仍然激情的吻着她,紧闭的贝齿在我舌头的猛烈攻势下,也被我撬开了,她的舌头很想躲开我,但没办法,我跟她的舌头就这样交缠着、交换着口中的液体。


  妧君:「放开我!嗯……放开我!嗯……放开……」由于我一直不停的吻着,她根本没办法从口中吐出完整的字句,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双手不断推着、打着,身体扭动着,试图逃离我的禁锢。


  但一个男人的力气岂是她这样就能挣脱,何况我们系篮定时都有做重训,我的肌力一直维持在很好的状况,想挣脱!?谈何容易!


  美女当前,只有吻她那实在是太糟蹋了!


  我的双手开始在她的胸部与股间游走,试图透过这样的刺激,引出她的欲望。


  妧君:「啊……啊……那里不行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放开……放开我!」我:「都这样了,还想抵抗啊?」我挑衅的说着,一边继续着手边的动作。


  妧君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随着我的爱抚,她不停地发出呻吟,最后终于渐渐放弃了抵抗。


  我见机不可失,迅速脱去她的白衬衫,留下里面的小可爱。


  嘿嘿,不要全脱比较能勾起我的性欲。


  掀起了她的小可爱,映入我眼中的是件有着蕾丝边的粉红色内衣,我没有停下来慢慢欣赏,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解开她背后的内衣扣,将她的内衣往上推,露出了她的酥胸,想不到,比我之前推测的还要大,应该有C吧!算了,没差,反正我对这也不是挺有概念的。


  到手的猎物就尽情享用吧!


  我开始吻着、舔着那对奶子,舌头有时在乳头绕圈,有时则快速拨弄着,再加上牙齿偶尔的轻咬,她的叫声越来越大!


  妧君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的另一只手当然没有闲着,不停在她股间地带爱抚,我甚至觉得,她的淫水似乎正渐渐渗到裤子外来,都做到这地步了,妧君早已臣服于我的猛烈攻势,完全没有抵抗的迹象。


  我将她的短裤退去,往股间一看,我之前的感觉没错!果然已经湿了一大片,氾滥成灾。阴部在因为淫水而变成半透明的粉红内裤下,若隐若现。


  看到这一幕谁还忍的住,我马上拉下她的内裤,挂在一只脚边,嘿嘿,不要全脱才是王道啊!


  我埋首在她的双腿间,先是用手指一直抚弄着她的阴唇。


  妧君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更忘情的叫着,完全没考虑隔壁是不是有人听到,我用手将她的双腿分开并往上推,使她的阴部完全展现在我眼前,我的脸向她的阴部靠近,轻舔了一下阴唇、品尝着那淫液的滋味,还有散发出来那淫荡的气味,我不禁兴奋又感动的说:「啊!就是这味道呀。」与前女友分手后,已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都只靠自己打手枪,这气味,让我回想起那些与前女友翻云覆雨的种种,我开始舔着、先是阴唇然后是她可爱的小阴核,时快时慢、时轻时重,接受我这样的挑逗,她只能用更大的叫声来回应。


  妧君:「啊!啊!啊!啊!啊!啊……啊!!!」我继续舔弄,一边问着:「妧君同学,现在舒服吗?」她并没有看我,只是继续沉溺在我带给她的快感然后不停地呻吟。


  我又问了:「妧君同学,你到底舒不舒服呀?不回答我要停了喔……」妧君:「啊!舒……服……啊!啊!」我:「大声点!我听不见!」


  妧君:「你……弄得我……很舒服……啊!啊!啊!」我身体往她身上扑去,又再度舔弄着他的奶头,手当然不忘继续抚弄着她的下体。


  被我这样上下开弓,她叫声的音量又提高了几分贝。


  我在她耳边轻声问着:「这样啊,那……你是不是很想被插呀?要不要我插你的小嫩穴呀?」妧君:「啊!啊!要……我要……啊!啊!」


  我:「要什么呀?」


  妧君:「要……要你插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
  他一边回答一边浪叫着,我更是乐此不疲,继续问道:「用什么插你呀?我不知道耶……」妧君:「用……用……用你的肉棒……用你的肉棒插我……」哈哈,连肉棒这两字都出来了,你们说她是不是很淫荡啊?


  我:「喔~用我的肉棒插你什么呀?」呵,我还在逗她,继续装傻妧君:「用……用你的肉棒插我的……我的小……我的小穴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淫笑着说:「好吧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不客气啰!」我起身,脱去我全身的衣物,露出我那早已硬挺挺的阳具。说真的,我除了长相身高不差,球打的不错以外,最自豪的就是我拥有这只粗壮的大肉棒,前女友在一次做爱完曾跟我说过:「要死了!每次都被你那大家伙这样顶哪受得了啊!」我握着我的老二来到她的下体,先是用龟头不断磨擦着她的阴道口。


  妧君:「啊……啊……快进来……不要这样逗我……痒的……好难受呀……」很明显,她已经完全忘记一开始自己是被强暴了,现在还这样苦苦哀求我。


  我:「好啦!那我要进去啰!」


  这一顶,顶的深,没有遇到任何阻碍,她不是处女吧?难怪这么浪!


  伴随着这一顶的是她更浪荡的叫声:「啊,你的……你的肉棒……怎么这么粗啊……!」其实我玩了这么久,自己的欲火早就没办法再抑制了,我开始猛烈抽插了起来,她的阴道还算紧,性经验应该还不多吧,湿湿滑滑、温暖地包覆着我的阳具。


  妧君:「啊!啊!好粗!好粗!顶死我了!啊!啊!你的肉棒,好粗啊!啊!


  啊!顶死我了」


  妧君一直浪叫着,从来没停过,就在这时候,一阵射精感传到我的龟头,啊!


  靠北!我立刻拔了出来。大概是太久没跟女人做了,而且兴奋过头,我就这样射了出来,还真尴尬啊!想强暴人结果这么快就射了,我的精液溅射在她的酥胸上。


  我看着她的脸庞,虽然我已经结束了抽插,但她仍娇喘着,这时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坐了起来,用手指拭去在她那对奶子上的精液,然后……居然放到了口中!!淫荡的吸吮着沾满我精液的手指!!!


  这一幕让我愣住了!太淫荡了!所以我依然只是看着她,就在她吸吮完手指上的精液后,我还来不及反应,她已用双手将我轻轻推倒。


  这时妧君整个人就趴在我的股间,妩媚的望着我对我说:「怎么这么快就射了?你的实力应该不只这样吧?」妧君这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变,让我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一开始还那么顽强的抵抗,现在却如此妖媚的挑逗这我。


  她也没管我有没有回答,右手套弄着我那刚射完精的肉棒,左手抚摸着我大腿内侧,双唇贴在我的阴囊上,亲着、舔着,如电流般的快感立刻由下体传了上来,我把双手放着脑后,靠着床头柜,享受着她的服务。


  妧君:「来吧!小弟弟,再硬起来给姐姐看呀!」我被她这淫言荡语挑逗的更加兴奋,龟头前端不断分泌出淫液。


  她注意到了我的反应,冷不防地就将我整只阳具含入口中,整个头开始上下动了起来,连我都忍不住叫了一声:「啊……」 真是太爽啦!


  她似乎是受到我叫声的鼓励,更加速了她的动作,纯熟的口技,实在很难跟平常的她连接起来。


  我带着淫笑看着她,快感一直不段侵袭着我全身,我的大肉棒就这样慢慢在她口中硬了起来。


  这时她吐了出来,依然是那媚死人的眼神,望着我说;「怎么样?很舒服吗?


  我技术不错吧!?」


  我也笑着回应她:「还不赖啊!想不到你有这身绝技!」这时我的肉棒又再度硬挺了起来,跟之前比起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她对我抛了个媚眼,转身背对我趴了下去,翘起了那淫荡的臀部,整个阴部再度暴露在我面前,淫水依然漾着,她扭了几下,整个臀部向我靠了过来。


  妧君:「来嘛!再把你那又粗又大的肉棒插进来!再让我享受吧!」我没有回答她,只是起身,双手抓着她的小蛮腰,硬狠狠的将我的肉棒刺了进去!!


  妧君:「啊~~!」她大声叫了出来。


  我不等她有反应的时间,立刻开始活塞运动!!


  这一次学乖了,不再只是狂插猛送!时慢时快,时浅时深,依然插的她浪叫不已。


  妧君:「啊!啊!对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啊!啊!啊!!!插我!插我!啊!


  啊!对!啊!啊!就是这样!啊!啊!嗯!嗯!啊!好粗!好烫呀你的大肉棒顶死我了!顶死我了!插得我爽死了!!!!!」一连串的淫言乱语,让我情绪又更高涨了起来,抽插了快20分钟后,我提高了速度,再度像之前那样猛插狂送。


  我吼道:「插死你,插死你,插死你这小骚货!」一边用手拍击着她的翘臀。


  妧君:「啊!啊!对!插死我!插死我这骚货!来!插死我!插死我!」我受到了她的鼓励,更加猛烈的抽送,她更是大声忘情的浪叫。


  妧君:「啊!啊!啊!爽死了!啊!啊!好粗好烫呀!啊!快……快不行了!


  我要死了!啊!啊!!」


  我见她似乎是快高潮了,更加卖力。


  妧君:「啊!快来了!快!插我!用力插我!不要停!快!要来了!啊!啊!」这时她大声叫了一声:「啊……!」高潮了吧!我想,这时我的射精感也来了,真巧!我拔了出来,左手翻她的身子让她再度躺着面对我,右手握着我的肉棒,打算再度射在她胸前,就在我射出前,她起身说:「别浪费了!」立刻又将我的肉棒含进口中。


  天啊!真是淫荡!你就这么想吃我的精液呀!?于是我双手抓住她的头,她也许是知道我要做什么,也很顺从,就这样,按着她的头,用我的肉棒在她口中插了起来。


  我:「要射了喔!」


  妧君的嘴巴被我猛烈的抽插着,根本没办法回答我什么,只是一直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叫着。


  射了!我毫不保留的将我的精液射进她的口中!持续抽插了一会才拔了出来原本以为她会直接吞下去,没想到突然又全部吐出来并用双手接着。


  我:「怎么?不是想吃吗?」


  妧君:「嗯啊!当然想!只是想慢慢吃!慢慢品尝!」说着说着她搓揉着双手,让精液布满她的手指,她又才再度吸吮起她的手指。


  我已无力再对她做什么,只是躺在她身旁!看着她这极淫荡的演出!


  最后一滴,终于舔干净了。


  妧君躺入我怀里、靠着我胸膛说:「我好喜欢你的味道……」之后便闭上眼,睡去了……她也累了吧!我想。我看着她的脸,轻抚着她的秀发,渐渐的,我也睡去了。


  空气中,依然弥漫着精液的味道,淫秽的气息……


【完】